联合早报 – 魏元科创立公司目标明确:拓展跨境支付把世界变得更小

Apr 7, 2020

"Hopefully, with digitalization, the world will become a 'little planet'."


魏元科创立的 Aleta Planet 公司将推出的银联认证的虚拟卡,让消费者凭虚 拟卡在中国进行各种 QR 码支付,过程有如微信支付或 Apple Pay 这般简易捷。

魏元科(左五)希望公司在银联助力下,连接各个国家支付系统,让跨境支付变得更便捷和安全,同时也让世界变得更小。(受访者提供)


魏元科表示,家庭现在是他生命重要的一部分,像他公司 Aleta Planet 的名字,灵感就是来自儿子。(受访者提供)

魏元科之前在银行任职服务,曾任渣打银行(香港)和渣打银行(中国)的 私人银行主管,具有丰富的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经验。他创立的公司 Aleta Planet 将要起步,与中国的银行合作推出跨境支付服 务,虽然碰上冠状病毒疾病疫情,魏元科却有远大抱负。 他充满自信地说:“我们公司虽有小小星球的含义,但我相信公司发展潜能绝不低于大公司。” 


约 2008 年时,魏元科被公司渣打银行派驻香港,负责当地的私人银行业务。 当他准备大展拳脚,吸引更多私人银行客户时,却碰上了全球金融风暴,金融市场受到剧烈冲击,资产被大量抛售。

他仍记得当时股市暴跌的情景,看着苹果公司股价从 100 多美元,几天之内 跌至 14 美元。“我觉得这正是趁低买入的好机会,就建议我的客户赶紧大量吸购,可是没有客户敢听取我的建议,甚至还觉得这个时候还进场买股,简直是疯了。”

如今,魏元科新创立公司 Aleta Planet 将要起步,与中国的银行合作推出跨 境支付服务,却碰上了对全球社会和经济带来巨大冲击的 2019 冠状病毒疾病。

提到事业重要转折点总是选错时机,魏元科有点无奈地说:“真的是人算不如 天算,我选的时机总是这么巧都是市场最糟糕时期。像现在我要推广银联 (UnionPay)的虚拟卡,鼓励新加坡到中国的旅客用这张虚拟卡消费付款,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,还有谁会出国旅游呢?”43 岁的魏元科之前在银行任职服务,曾任渣打银行(香港)和渣打银行(中 国)的私人银行主管,具有丰富的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经验。

2011 年,他离开渣打银行设立了亚资先锋集团(ACPG),主要为家族企业 提供投资和慈善实业的咨询服务。六年前,他转向跨境支付领域迈进,前后投资超过 5000 万元设立 MoovPay,利用专设科技解决方案,帮助银联实行 各类跨境支付,包括企业对企业(B2B)以及企业对消费者(B2C)的跨境支付服务。 他也曾担任过杰地集团(ZACD)的董事总经理。

MoovPay 已改名为 Aleta Planet,魏元科为公司主席兼总裁。

魏元科说,公司改名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名字版权,另一个原因是新公司名字 与“小小星球”(A Little Planet)谐音,他希望公司在银联助力下,连接各个国家支付系统,让跨境支付变得更便捷和安全,同时也让世界变得更小。

他进一步指出,公司在两年前获银联认证为主要会员。有了这个身份,公司 可利用银联卡境外受理网络,扩大银联卡发行和使用开发创新支付的跨境应用。换句话说,公司可触及银联在超过 170 个国家和地区所覆盖的超过 5100 万个商家。

虚拟卡让新加坡人在中国享有支付便利

Aleta Planet 即将推出的虚拟卡,将让消费者在短短几分钟时间开设一个虚拟 账户,联通跨银行转账服务 PayNow 存入现金,然后凭着虚拟卡在中国进行各种 QR 码支付,过程就有如微信支付或 Apple Pay 般简易便捷。 魏元科说:“中国人现在普遍使用手机的应用扫描 QR 码来购买商品及付款, 但这些应用需要中国当地注册的银行户头,对于外国人来说都是遥不可及的 事,也造成他们在中国消费时的诸多不便。我希望能通过这张获银联认证的 虚拟卡,让国人在中国也能享有当地人的支付便利。"

为了吸引更多虚拟卡用户,魏元科将与中国移动和华为合作,让所有虚拟卡 用户以优惠价买到一台华为手机,里头附有免费的中国手机号码。 另外,魏元科也针对企业推出了虚拟商业户头,让本地企业与中国企业进行 跨境交易。 
他说,目前银行的跨境交易手续费约 2%至 3%,需三至五个工作日才能完 成。通过 Aleta Planet 建立的系统,虚拟商业账户手续费将比市价少一半左右,所需时间也减少到一天。

公司已跟新航合作,后者将利用 Aleta Planet 的科技联系银联网络,让乘客 可用银联卡在新航的网店 KrisShop 付款。公司也在跟几个大商家洽谈合作计 划。 Aleta Planet 虽然才要起步,魏元科却有远大抱负,长期目标是成为像 World Pay、威士卡(VISA)或微信支付等大规模的公司

他充满自信地说:“我们公司虽有小小星球的含义,但我相信公司发展潜能绝 不低于这些大公司。”

投资者退出资金需求增倍 创业困难一一熬过

创业道路往往不是一帆风顺的,魏元科创立的 Aleta Plaent 亦然。曾经,他 就面对投资者忽然要套现退出,被迫抵押房子以取得资金让公司继续经营。 此外,公司计划也赶不上变化,预订两年内完成项目,结果耗了三年时间才 完成,投入资金也从当初的 1000 万元,大幅增加至超过 5000 万元。

对此,魏元科解释,跨境支付概念虽简单,背后却涉及复杂的系统设置,特 别是系统的安全性、稳定性和速度的要求非常高,又要连接银联的网络,让不同的银行系统跟它“对话”,是一个浩大的电脑工程。 但他依然致力推动跨境支付业务,因为他见证中国从现金支付跳跃至移动支 付的转变,看到支付领域的巨大潜能,认为现在正是进军跨境支付领域的最 佳时机。

在私人银行界打滚多年,魏元科也深刻了解到,成功投资的关键因素除了要 找对时机,还需要非常有耐心。 
他说,当他跟朋友提到他要通过银联网络提供跨境 B2B 支付,朋友笑他说: “你是不是傻了?”有朋友也不解为什么他好好的私人银行主管不当,改而创业做高风险投资。

愿意大胆尝试才能取得巨大回报

“可是我认为,任何事都有风险,愿意大胆尝试才可能取得巨大回报。一直以 来,我是一个喜欢高风险高回报的投资者,更准确来说,我会在衡量过预计风险后,把想法付诸实践。即便摔倒了,我也相信自己有能力再爬起来。”

他还笑说:“虽然之前有投资者要套现退出,逼得我得抵押房子以取得资金, 但我其实是因祸得福,因为现在我所占的公司股权增加,成为公司掌控人。 如果公司成功发展,我的收益将更大。”

大众对市场失信心 便是“最佳投资时机”

在许多人眼中,私人银行业充满了私密性和独占性,仿佛像一些电影和小说 里描写的神秘、刺激、夸张,到近乎怪诞的纸醉金迷。 魏元科坦言,私人银行界的确有着形形色色的人物与故事,编织成一张复杂 的金钱和人性的关系网络。为了赢得客户青睐,客户经理提供的服务和产品

几乎涵盖了客户生活的方方面面,从帮助客户管理庞大的资产,投资于股 票、债券和外汇等金融产品,到帮他们购车买房,打理他们的税务,甚至为他们的事业继承以及子孙后代的财产问题出谋划策等。

他说:“要在私人银行业脱颖而出,你不仅要有丰富经验和才能,还需要有过 人的情商,而这是聪明才智教不了的。为什么一个事业有成的巨富,要听你这个初出茅庐的客户经理的投资建议呢?说到底,私人银行业讲的就是你和 客户之间的关系,你必须专心聆听他们的每一个要求,取得他们的信赖后, 才有办法帮助他们。”

约两年前,台湾保险公司幸福人寿保险公司前主席邓文聪因亏空公款被定罪 后,香港廉政公署指控魏元科为受益人,以贿赂罪名提控他。据称,魏元科于 2011 年 8 月在管理邓文聪和其公司在渣打银行账户时,收取了港币 15 万 元(约 2 万 8000 新元)的款额。魏元科固然没有否认收到这笔钱,但他坚持 这是他代表邓文聪购买稀有红酒后,后者付给他的一笔款项。

后来,香港裁判法院宣判魏元科无罪。魏元科当时说:“面对这种毫无根据的 指控而被证明无罪,我的确大大地松了一口气。虽然我始终坚信廉政公署的控诉会被驳回,但我在过去 10 个月内需要为这起虚构和严重的指控答辩,并 且必须过著不安定的生活,这的确是一种煎熬。”

他也说,这段经历是他人生最艰难时刻之一,却也磨练他的心志,让他变得 更勇敢、坚强。 受疫情影响,全球金融市场近来剧烈波动,有分析师说冠病冲击力比全球金 融危机更严重,也有分析师说危机是投资良机,是股民趁低投资的好机会。

问及魏元科对这问题的看法,他感慨地说:“什么时机是最佳投资时期?那就 是大家对市场丧失信心,没投资胃口和能力,只想着能不能保住饭碗和下来 生计问题的时候。” 他说,2000 年互联网泡沫危机时,他看到德士司机用血汗钱买的投资基金, 从每单位 4 元,不到一年跌至每单位 15分,许多人倾家荡产,血本无归。

金融危机时刻看尽人间悲惨

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最低潮时刻,他在香港居住的大厦发生两起投资者因金融市场崩溃而跳楼的事件。他也知道很多失业者每天假装上班,在地铁站和咖啡厅游荡一整天后,才回家吃饭。

魏元科说:“如果情况发展到这么糟糕的局面,可能是最佳投资时机。不过老实说,我根本不希望看到这样的局面出现。”

魏元科有一个 7 岁儿子,他说家庭现在是他生命重要的一部分,像他设立 新公司,妻子和孩子给予极大支持。“比如我的公司 Aleta Planet 名字由来, 就是来自我儿子。他常常问我到底做什么工作,我说我是要让世界变得更小,于是他就提出‘小小星球’的点子。”

买卖脚踏车为首个投资项目

魏元科出身于小康之家,父亲曾在汤申路一带经营园艺生意,母亲在一家银行担任职员。他还有一个姐姐,目前为健身教练。
不过,魏元科表示,他加入银行界并非受母亲影响,而是因为他年轻时对投资理财感兴趣,银行给出的薪水一般也较高。

魏元科说:“年轻时,我的志愿是要当一名股票经纪,因为我看了《华尔街》 (Wall Street)这部电影,对股票市场的大起大落充满兴趣。”

他在旧金山大学(University of San Francisco)就读时,开始发挥投资才能 ,首个投资项目是买卖脚踏车。 

原来,他的一个朋友在旧金山经营拍卖生意,每个星期天都会拍卖被有关当 局扣留车辆和没收的脚踏车等。魏元科以低价竞标这些脚踏车后,将它们改装一番,然后透过学校布告栏上把它们卖出。这个生意让他每个月赚取数千 美元的“零用钱”。

大学毕业后,正值 2000 年互联网泡沫破灭时期,魏元科加入当时的华联银行 (OUB),负责销售保险和各类投资产品,后来转到渣打银行工作。

凭着优异工作能力,魏元科迅速攀上企业梯阶,28 岁当上渣打银行在百得里 路(Battery Road)的旗舰分行总经理,跟着参与渣打银行和美国运通银行( American Express Bank)的并购工作,以及渣打银行的私人银行成立。 

2008 年,他被渣打银行派往香港,负责扩大私人银行业务,特别是建立东南亚客户群。2011 年,他当上渣打银行(中国)私人银行董事总经理,当时他年仅 34岁,是最年轻的银行高层主管之一。

https://www.zaobao.com.sg/zfinance/personalities/story20200405-104298

More News >